吴歌:活跃的金融会有多活跃?

资料来源:吴歌经济评论核心观点:1。随着近期经济下行压力的凸显,更加积极的财政已经成为各界的共识。

然而,明年财政政策会有多积极?预算赤字率会超过3%吗?减税会有多大?如何弥补基本建设资金的短缺?这些都与明年的宏观经济趋势有关。

2.在过去20年左右的时间里,中国的预算赤字率并没有打破3%的先例,即使在国际金融危机和生产者价格指数持续通缩的困难时期也是如此。

养老金缺口阻碍了赤字率的上升。如果将来降低社会保障率,会进一步加重财政压力。

赤字率的预算预计明年会增加,但很难超过3%。

3.虽然目前减税的要求很高,但历史经验显示,政府在经济低迷时期往往面临减税的压力,同时必须增加支出以刺激经济。

上述矛盾客观上限制了政府自愿减税的时间间隔。

我们预计明年的减税会比今年强,但规模仍然相对有限。

4.明年的稳定增长仍然需要基础设施的发展。

在“开大门、堵后门”的背景下,严格的财政整顿和强有力的金融监管,表外融资和信托委托等非标准融资的扩张受到限制,而信贷和债券融资预计将成为弥补基础设施融资缺口的起点,特别是不受预算赤字比例限制的特殊债务预计明年将大幅增加。

随着近期经济下行压力的加大,活跃的金融更加活跃已经成为各界的共识。

10月底,中共中央政治局经济工作会议强调“实施积极的财政政策和稳健的货币政策”,把积极的财政政策放在相对更重要的位置,同时财政部也不断表示积极的财政政策更加积极。

然而,明年财政政策会有多积极?预算赤字率会超过3%吗?减税会有多大?如何弥补基本建设资金的短缺?这些都与明年宏观经济走势的预测有关。

一、赤字率会突破3%吗?最近,社会各界对明年财政预算3%的赤字比例目标充满争议。

我们期待更积极的财政政策。

明年的预算赤字率也将从今年的2.6%上升,但仍难以突破3%的水平。

具体来说:首先,中国的预算赤字率在过去20年中没有打破3%的先例,即使在国际金融危机和生产者价格指数持续通缩的困难时期也是如此。

展望明年,尽管经济下行压力不可低估,但考虑到近期中美贸易摩擦逐渐缓解的迹象和国内供应方改革的小幅放松,明年经济下行水平可能会小幅放缓。

与历史时期相比,明年没有必要打破3%的赤字预算比例。

其次,养老金缺口严峻,这阻碍了赤字率的上升空。

人口老龄化给养老金支付带来了越来越大的压力。

例如,从2014年开始,养老金收入将不足,对财政补贴的依赖将继续增加。2017年,养老金补贴在税收中的比例将从约2%上升至约6%。

这种趋势在未来还会继续,特别是如果未来社会保障率降低,养老金负担将进一步增加财政压力。

第二,减税幅度有多大?当前市场对明年的减税政策充满期待。

那么,减税幅度有多大?我们预计明年的减税幅度将超过今年的1.3万亿,但规模仍然相对有限。

具体来说:首先,明年的经济衰退将使政府面临减税的压力。

过去30年的数据表明,税收增长率和名义国内生产总值增长率呈现良好的同步关系。

经济放缓导致企业利润和居民收入下降。税基缩水,税收增长率也下降了。

其次,减税的力度受到严格的支出和赤字比例的限制。

约70%的财政支出是与科学、教育、文化、卫生、国防和医疗保健以及关键民生等基本公共服务相关的刚性支出,压缩相对有限空。

尤其是在经济低迷时期,政府不得不增加支出来刺激经济。

上述矛盾客观上限制了政府自愿减税的时间间隔。

第三,与过去的峰值减税相比,明年的减税规模可能不会超过历史门槛。

次贷危机期间,中国大力减税,将国内外企业所得税税率统一到25%,提高了个人所得税门槛,但当时减税规模不超过名义国内生产总值的2%。

今年,中国的减税幅度不小。1.3万亿的减税约占1.4%的国民生产总值

我们预计明年的减税会比今年强,但不会超过国内生产总值的2%。

展望明年,个人所得税方案调整带来的减税规模估计约为5000亿元,2019年的减税规模估计约为1.35-1.78万亿元,占国内生产总值的1.4%-2%。

三、如何弥补基础设施差距?稳定的增长仍然需要基础设施的发展。

明年稳定增长需要多少基础设施投资?我们采用自上而下的方法进行预测:假设明年名义国内生产总值目标增长率为8%~8.5%(实际国内生产总值为6% ~ 6.5%);考虑到固定资本形成占国内生产总值的比重约为40%,固定资本形成占固定资产投资的比重约为54%,预计明年固定资产投资总额约为72万亿元。此外,在投资内部结构上,预计明年制造业投资的增长率将回落至6.5%左右,房地产投资的增长率将回落至5%~7%的范围内,其他投资由于积极的融资可能会上升至7%左右。

因此,明年基础设施投资的增长率预计在8.24%~11.33%之间。

与过去不同,本轮金融监管和财政整顿导致今年以来基本建设资金大幅收缩。

尽管在10月底,该国经常放宽对基础设施融资的限制,但债务的严格管理仍然存在,而且“终身问责制和事后检查责任”对地方官员施加的限制仍然存在。

在这种情况下,基本建设资金到位与否将成为明年基本建设投资实现10%左右增长的关键。

明年基础设施资金缺口有多大,如何弥补?从基础设施建设的各种融资方式来看,“开前门,堵后门”仍将是未来政策的主要基调。

明年投资基础设施建设的表内贷款和预算内资金规模将继续增加;自筹资金:一方面,随着土地市场降温,政府资金收入下降,表外和信托委托等非标准融资支持仍然有限;另一方面,当政策基调边缘化和放松时,城市投资债券和购买力平价融资将比今年有所改善。

总的来说,19.3万亿规模的基础设施投资仍面临约1.65万亿英镑的资金缺口,需要由新的特殊债券或其他不包括在赤字比例中的债券来弥补。

考虑到并非所有新的特别债务都将用于基础设施建设,预计明年新的特别债务的总体规模将扩大到2万亿元左右。

第四,基本结论是,虽然公众已达成共识,认为财政较为活跃,但明年赤字率仍难以超过3%的预算。

过去20多年来,即使经济极度困难,我们的财政赤字率也没有打破3%的先例。

目前的养老金缺口阻碍了赤字率的上升。如果将来降低社会保障率,会进一步加重财政压力。

其次,虽然目前减税的要求很高,但历史经验表明,在经济低迷时期,政府往往面临减税的压力,同时不得不增加支出以刺激经济。

上述矛盾客观上限制了政府自愿减税的时间间隔。

我们预计明年的减税会比今年强,但规模仍然相对有限。

第三,明年的稳定增长仍然需要基础设施发展。

在“开大门、堵后门”的背景下,严格的财政整顿和强有力的金融监管,表外融资和信托委托等非标准融资的扩张受到限制,而信贷和债券融资预计将成为弥补基础设施融资缺口的起点,特别是不受预算赤字比例限制的特殊债券,预计明年将大幅增加。

[作者]吴歌:经济学博士,研究员。

他长期在中国人民银行货币政策部任职,并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担任经济学家。

中国经济学最高奖项太阳叶放经济科学奖(2017年)获得者,获得普山政策研究奖(2017年)、白石经济学奖(2012年)、中国宏观预测第三名“远景杯”(2018年),中国首席经济学家论坛主任。

清华大学、复旦大学和人民大学都是兼职导师和中国金融40论坛的成员。

高丽、王尼采:华融证券宏观研究员、实习研究员。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