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江日报》:明确回应公众对干部选拔的质疑

最近,山西长治市宣布有意任命副部级以上干部。名单中,有两人在14岁工作,一人在16岁工作,五人在17岁工作。与此同时,其中两名干部仍是“80后”。

网民指出,长治市发现了许多“童工”干部。为此,长治市委组织部工作人员表示,干部简历全部来自档案,引发争议的干部年龄相对复杂,这是特殊的历史和教育原因造成的。

从目前的情况来看,没有确凿的证据来证实舆论关于“为父而战”和“锻造”的猜测,但长治市委组织部无疑忽视了自己的职责。

作为一个组织部门,干部的检查、选拔和任用是其内部职责。在宣传阶段,要做好接收公众意见的准备,并及时做出回应。

面对质疑的声音,长治市委组织部既没有给出令人信服的答复,也没有解释晋升的依据。甚至它也没有对干部简历的真实性作出明确的声明。

在一个特殊的时代,由于特殊的历史和教育原因,确实有“50后”和“60后”的干部以青少年的身份参加工作,尽管在这次选拔中选择这么多“神童”太巧合了。

然而,作为一个仍在青少年时期工作的“80后”,遵循“特殊历史和教育体系”的旧理由显然是不合理的,扩大了对这一事件的空质疑和猜测的范围。

无论他们是初中毕业,还是去军校计算服役时间,或者他们是否未成年,是否经劳动局批准招募,他们涉嫌非法经营也是公众最关心的地方,需要得到确凿的证明和解释。

作为权力的交替,干部的选拔任用具有重要意义,必须运用强有力的监督来避免落入黑箱。然而,现实并不乐观。

近年来,随着就业人口年龄结构的变化,政治中的“80后”现象引起了人们的关注。有一些不寻常的晋升符合程序,可以经得起考验,也有一些奇怪的现象,如“萝卜招聘”。

不久前,在山西省长治市长子县,教育局局长的儿子被曝光为“吃空工资”,但他于2010年大学毕业,服务7年。

在教育主管看来,这种甚至不经过程序的赤裸裸的秘密行动是“为儿童安排工作”的“人性”。

在一个日益现代化和竞争日益激烈的中国社会,公众对平等机会的关注越来越普遍。

类似权力和机会的传递所造成的不平等最有可能刺激普通人。

除了丧失民心、巩固社会阶层的危险之外,仅从实际操作的角度来看,这种代际传递千方百计“复制”了“80后”和“90后”一代的既得权力利益,增加了一代甚至两代人对人口置换意义上的改革的阻力。

回到山西省长治市“童工”干部事件本身,真相尚不明朗,可能性很大。

但是,无论组织部的反应是否不当,是否确实存在违规操作,长治官员都必须说明原因和后果,明确回应公众对干部选拔的质疑。

发表评论